Eliane

Roger JJ:

踏遍了每级台阶走遍了每条小道, 回头看看都是你的味道

勤奋的刘小朵·LoFoTo:

这是第四次上牛背山了,原本天气预报的一周连续晴天确因为一个降温泡汤了,在山上带了三天,就遇到了一个日落!天空还没有云彩。

但确实没漂亮,我还会去的。拍风光就象人生一样,你永远不知道会等到什么!也不会知道你的期待会不会实现!充满了变数。但是我热爱!

张芮侨·LoFoTo:

曾经无比惧怕一个人旅行,甚至害怕独处,总希望能有人陪伴,至少也要在周围制造些声响来暗示自己,“这里不光只有我,所以没什么好怕的”。

但在生命的长路上,每一段陪伴都显得短暂,孤独占据着大部分的时刻,我们始终都是独自一人在前行,想想看,这真可悲,但再想想看,谁又不是如此?“孤独的不光是我,所以也没什么好悲伤的。”

只是,当你恰巧遇到一个愿意陪你一程的人的时候,请记得,轻轻牵住他的手。


摄于 阿姆斯特丹

安德莉凯利:

日本的庭院甚美,尤其春樱秋枫之季,花草的灵气生生遮掉了若隐若现的逼仄感。中国园林,即使是南方最秀丽处,弯弯绕绕的借景巧思之后依然有一份大国的舒阔。都是方寸之地内想筑起小河山来,但中日的河山究竟是不同的。

日本人的极尽细腻,将庭院的玲珑态做到了极致,最终做成了一个大盆景,横看成岭侧看成峰,峰岭依旧在盆景中。这是最适合廊下静坐来参悟的美,而不是游行期间。退藏院的余香园便是如此,石桥前正面相看最美,樱花交栽的位置、草甸顺势而下的坡度,甚至桥下池水中游得摇曳生姿的锦鲤无不计算精妙,待到年尾两侧的枫树红起来,与碧草银波连在一起,怕是难见的艳景。

退藏院的枯山水与光明禅寺”一滴海庭“的手法颇为类同。石山砂海间落英缤纷,抹掉了些许禅意添了几分温柔。茶庵前的花吹雪更是痴倒一群看众,一年中只有几天能看到枝垂樱的倾雪之姿,不坐下来慢饮一杯再走又如何能甘心。

Yakulet-chihato:

搭捷运淡水线坐到终点站便是淡水,然后我们又搭乘K26到了真理大学。

参观了红毛城,红毛城为荷兰殖民时期红毛所建的堡垒。

接着到了不远的真理大学,建筑风格很西式,很美。

然后我们就去了期待已久的淡江音乐学院,但是真名已改为淡江中学。

但是!!!门卫说过了四点不让参观啊!!!orz。。。

所以,我们下次再会!!!